返回

回到清朝做盐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一七章 激战城门洞(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守着城门的印度士兵还在想着怎么样敲诈这帮子孟加拉人一笔。

    这队人就这样渐渐靠近了。

    夕阳照射出的阴影正好让这队孟加拉士兵的面孔看起来有些模糊。

    况且,这些守门的印度士兵正在一起说笑着,根本没有仔细地观察这些人。

    如果他们仔细地看,就会发现这队孟加拉士兵大都低着头。

    他们假装着在推动牛车。牛车上的东西确实堆的很高。

    拉车的牛也确实很吃力。可以想象的到车上的东西有多重。

    不过这些牛车都蒙着帆布,也许是怕收来的粮食受潮吧,反正这样总说的过去。

    士兵们推车的时候正好要弓着腰,所以这支队伍,只少数的人站着走路,那些人似乎是军官。

    这几个人可是在整个旅里面挑出来的,只有他们几个长的与孟加拉士兵有些相似。

    这次的突击队是从各个营中挑出来的尖子。

    说实话,李玉朴舍不得损失掉这些人。但是要在城门洞內当住几千敌人的进攻,而且还要坚持半个时辰。

    这个任务的难度非常的高。

    要是这些人在主力部队还没有赶到之前就被消灭掉了,那么他们的战死就没有任何的价值了。

    执行这次任务可谓是九死一生,参加任务的人都明白这一点。

    但是只要能够在任务中活了下来,那么就是一件天大的功劳。

    富贵险中求,风险和收益从来都是成正比的。

    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没有几个人有胆量去搏一把。

    所以我们的身边总是分为普通人和成功人士,普通人担心承受风险,所以一辈子只能做普通人。

    而成功人士,他们敢于去冒险,他们不甘平庸。虽然他们中的很多在冒险的时候倒下,但是总有一部分人成功。

    张驴儿出身广西的西南部,也许是祖上娶了一位孟加拉女人,反正就是他的鼻梁比别人挺。

    他的眼睛大一些,双眼皮很深,皮肤也比别人黑一些。

    所以他当仁不让地扮成了孟加拉的军官。

    在行进的时候,他假装对着这些手下的士兵指指点点。

    似乎是在呼和他们更加卖力一些。

    沿途碰到他们的缅人和阿萨姆人其实是可以看出一点端倪的。

    但是这些人并没有多管闲事。因为已经到了傍晚,城外的孟加拉和印度人都已经回到了城内。

    城外已经无人管理。昨天的时候,李玉朴就已经发现了这个情况。

    英国人似乎是担心这些仆从军晚上住在外面被这些当地的土著暗杀。

    他们自己在当地做的事情,心中都清楚,所以在内心深处,英国人是时刻防着这些当地人的。

    张驴儿并不是战斗的尖子,他只是因为长相才被编了进来。

    所以,这个时候,张驴儿的手心已经全都是汗了。

    他有些紧张。不过带队的营帅就在他的身边。

    营帅扮成了一名普通士兵。正在卖了地推着车子。这些牛车都是经过加固过的,上面装着突击队自己的兵器。

    有两辆牛车上甚至装了两门小炮,这是帮助突击队加强火力的。

    另外还有一些弹药、轰天雷等等。

    除此之外牛车上就剩下了沙包。进入了城门洞之后,这些牛车就会成为突击队的掩体。

    队伍离着城门越来越近了。

    随着距离的拉进,城门的内的印度士兵已经渐渐能够看清楚来人的面孔。

    守门士兵的一名长官终于发现了来人似乎不对。

    他们这些印度人和孟加拉人虽然不对付,但是他们的之间却是比较熟悉的。

    不可能认不出面孔。

    这名印度军官还没有开口质问,正在推车的“孟加拉”士兵突然从牛车的帆布底下抽出了自己的线膛枪。

    “砰砰砰……”密集的枪声响起。整个堡垒都被惊动了。

    刚要开口说话的印度军官被一枪打中了胸口,一名神枪手早就已经瞄上了他。

    军官阵亡,城门口的印度士兵在慌乱中全部被射杀。

    但是这并不是守门的士兵的全部。还有一部的守门士兵在城门的内侧。

    刚才还慢慢悠悠赶路的太平军在枪响的同时突然间加速。他们将鞭子抽在了牛屁股上。

    一百多码的距离,全力冲刺之下也只是十几秒的时间。

    枪声也引起了城墙上面值守的印度士兵的注意。

    他们大声呼号着将步枪伸出朵口向下方射击。

    城下的突击队此时根本就本有精力去管城墙上的敌人。

    他们全力向城门洞赶去。

    几个印度士兵从内侧试图将城堡的大门关上。

    “扔震天雷!”眼看着城门就要关上了,士兵们赶不上去了。

    带队的营长赶紧喊到。跑在最前面的士兵已经点着了震天雷。

    不像手榴弹那么方便,震天雷的引信裸露在外面,需要借助火种点燃。

    所以掷弹手的身上一般的时候都会携带火种。

    咕噜一声,几颗震天雷顺着两扇大门之间的空隙飞了进去。

    然后就是“轰隆”一声,城堡的大门被震得弹了两下。

    这个时候突击队的士兵已经冲了进去。他们将大门推开。

    几个还没有死透正在地上挣扎的印度士兵,被补了几刀,随即被丢到了城门的内侧。

    后面跟上来的突击队全部进入了城门洞。这样,城头的士兵就射击不到他们了。

    刚才十几秒的冲锋,已经让突击队丧失了十几名队员。

    “快将牛车堵在城门洞内侧!”突击队的带队营帅大声命令道。

    关键时刻有一个人指挥士兵的效率就会高很多。

    城内的驻守的英国籍士兵是一个步兵营。有一名少校营长统领。

    这位名叫欧麦·费尔的英军营长同时就是这座城的最高军事指挥官。除了此人之外,城内还有一名英国行政官。

    黄昏时分,英军正躲在城堡的最中间那座豪华的军营内准备晚餐。

    城墙上只有一名印度仆从军的团长值守。

    城内的分工很明确,孟加拉人因为对当地比较熟悉,所以一般负责外出收税。

    印度人仆从军则负责守卫城堡,以及维持城外土著居民区的治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