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宋风烟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97章 堂堂七尺躯,勿使污青史(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覆军杀将如入无人之境”,前半夜林阡以武,后半夜林陌以谋。兄弟俩一明一暗轮番出手把木华黎折磨得死去活来,以至于向来临大事谈笑风生的他都难得一次愁眉苦脸……

    十一月廿三凌晨的奇迹扭转,竟宏观表现为:蒙古军和林阡两败俱伤,林陌率金军坐收渔利!始料未及,情何以堪!

    回顾一整个与结果南辕北辙的过程,虽然也有蒙古高手感到不齿,但作为和木华黎的利益共同体,他们大部分都只能默默接受。

    不像鲲鹏,时不时地会冷笑几声。不过此刻他忙着给木华黎裹伤,倒是没笑,反而还心怀恻隐地低声劝了几句。然而在有心人的眼里,这却是更大的嘲讽。

    “鲲鹏我忍你很久了!”苏赫巴鲁怒视久矣,率先发难,“现在充什么好人!若不是你这祸首,我军何至于此情此境!!”

    “哟,你们自己技不如人,怎么反成我的错了?”鲲鹏气不打一处来,只觉得轻声细语没好报、你们还是适合被嘲讽。

    “鲲鹏,你少说两句!”木华黎蹙眉,此番苏赫巴鲁毕竟断了只手,木华黎不得不护,再者,苏赫巴鲁骂得也没错,如果鲲鹏参与战斗,他们围攻林阡未必惨成这般。

    “算了,你差点壮烈,你说得对!”鲲鹏自知理亏,息事宁人,忍气吞声。

    谁也没想到苏赫巴鲁会蹬鼻子上脸:“军师,别放过他!他就是林阡的新转魄!”语惊四境,几乎所有人都闻谍色变本能按剑,就连木华黎都身体一震:“什么!”

    “新转魄出现的时间,和鲲鹏拜林阡为师吻合!”苏赫巴鲁一边指认,一边残手握紧轮盘,随时准备要么在鲲鹏认罪时施刑、要么在鲲鹏发难时自卫。

    “你脑子进屎了,我拜林阡为师是为什么!”鲲鹏愤然拔刀。

    “管你为什么,我只知你这几日总在练刀,练他的刀!”

    “练你爹的刀!”

    完颜江潮和莫非赶紧一人拉一个,却因为各自都身负重伤而力有不及。

    “都给我住手!教人看笑话吗!”木华黎厉声喝斥,潜意识里夔王府还是外人,鲲鹏和苏赫巴鲁却是心腹。

    心念一动,木华黎赶紧说:“他不可能是新转魄。”

    鲲鹏面露喜色,苏赫巴鲁也不得不停止扭打。

    

    早在惊鲵宰狗灭口、被战狼三选一肃清时,木华黎就开始了对新转魄的怀疑和初步调查。但出于对蒙古军忠诚度的信任,他认为新转魄或许是内部的叛徒、但绝对不是近身的心腹。

    因此,在突围老神山的过程中,木华黎曾毫不避忌地、和心腹们一起分析“战狼杀错了惊鲵”,那个时间段,鲲鹏也在,鲲鹏是知道木华黎对惊鲵的“死”起疑心的。

    “假设鲲鹏是新转魄,那林阡也就会通过他知道我已对惊鲵起疑,如此,林阡怎可能还教洛轻衣从锻炉谷回到我身边自投罗网?”要知道,木华黎之所以料定林阡会派洛轻衣折返、继而立即付诸二选一肃清,正是建立在“近身心腹都忠于大汗”的基础上啊!这个前提,不该撼动!

    “三哥说得对!如果我是林阡的人,洛轻衣怎可能还回来送死!任何情境林阡都不可能随意牺牲他的麾下!”鲲鹏眼巴巴望着木华黎,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一时忘机,言多必失,最后一句说得木华黎心里一刺。

    “也可能是陈旭故弄玄虚!他知道军师的思路,故意反其道而行之!又或者,鲲鹏虽得知了,却还没来得及和林阡通气!”苏赫巴鲁却不依不饶要把鲲鹏往死里钉。

    木华黎愣在那里。不得不说,陈旭能在林阡入魔的情况下把战势调成如今这般,确实是个不容小觑的谋才。

    “苏赫巴鲁,你自己能置身事外?!”鲲鹏一急,被迫自救,“这些,你苏赫巴鲁同样也能办到!”无意中拉大了嫌疑网,他想说凭什么一定是我,但却教在场的心腹人人自危。

    眼看争论又要回到适才的扭打、可宋军随时会先于林陌的援军冒出来,关键是莫非也可能因为劝架而被连累……夔王心疼,不想再置身事外,便给了仙卿一个眼色。

    

    “其实,要查新转魄,不是没办法。”仙卿连忙上前圆场,“木军师决定二选一肃清惊鲵以后,林阡再也没给惊鲵派发过任务。这说明,林阡极有可能是在依仁台部署的间隙得知了肃清之事。只要查那个时间点,谁和宋军接触过,谁就一定是那个报信的宋谍,新转魄。”

    木华黎点头,这也是他的本意——当时,木华黎是存心让大多数人知道他要亲自杀惊鲵。因为只有广泛撒网,才好教新转魄铁定能通知到林阡,从而调动林阡来救洛轻衣疲于奔命,最终堕入他的老神山“中度入魔”陷阱……

    这个本意的最佳结果是:转魄也慌乱暴露,林阡也没来得及停止派发任务,惊鲵也以唯一身份落网;中等结果是:转魄帮他调离林阡,林阡及时停止号令,惊鲵只能囫囵双杀;最差结果是……不堪回首的现状!

    一惊回神,木华黎叹气,摇了摇头:新转魄的范围,终究是“大多数人”!虽然死得七七八八,但还是囊括了此地除了完颜纲和速不台在外的所有人!!

    在场的所有人,那段时间谁都和郝定、莫如有过短兵相接,谁都有机会去同林阡通风报信。所以仙卿的这个办法,只能起打圆场的作用,完全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