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宋风烟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96章 男儿自有守,可杀不可苟(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陈旭一改平素谨慎,声称林陌九成会顿兵关下瞻前顾后,其一是为了减轻林阡心里的负罪感,其二是客观地作出分析:林陌就算想攻金陵也拿不出几个像样的战斗力——宋军确实被林阡削弱,可金军更早就被林阡掏空。

    其三,林陌会下定这个全军攻坚的决心?一直以来,他都是战狼剿灭林阡的搭档和辅助;就算兴兵来抢北峰,那也得等战狼脱险,以及同木华黎合击。而今兵微将寡,林陌独木难支,稳扎稳打还有戏,冒进则可能连天子岭都失去;继续救战狼、耐心等蒙古,才是他麾下摸黑战斗的金军之首选。

    然而,身为军师,陈旭不可能把话说死。事事有定数,事事有转机——

    有那么一成可能,是木华黎昏死前派了一两个心腹高手,代替蒙谍去北峰一带给林陌传信,比如体力甚足的鲲鹏;或者,夔王和仙卿留了一手,他们在林阡大肆屠杀、郝定追歼木华黎的空隙祭出了备用情报网企图自救;再或者,金军援尽粮绝,饥寒交迫之际死马当活马医,运气好瞎猫逮到死耗子一击即中……

    奈何陈旭对林阡入魔是个后手,能把局势调到九成已是极限,剩下的一成破绽如何补足,就只能寄希望于金陵指挥若定,以及独孤、徐辕、子滕能掩饰好他们的筋疲力尽……

    

    陈旭终究忽略了一个细节,阡陌之伤。

    话音刚落,“灭魂”本人的又一条情报就倏地打破了帅帐中的庆幸:金军发动总攻——

    “什么!”这情报也直接划破了西关此地的短暂平静,吟儿惊呼之余忽然也记起来:

    林阡和林陌是有双胞胎心灵感应的。这种信号的传导远胜过海上升明月!

    这整整一天脉搏都在窜跳,神经莫名迷走,心态突然炸裂,时而块垒难平。还能是谁,谁在发疯?

    尽管投入了完颜纲随速不台向南搭救,但林陌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就意识到,林阡又双叒叕入魔了……既然林阡丧心病狂,再对应战狼的杳无音信,那么,“段大人,恐已凶多吉少……”

    入夜后,和蒙谍的交流越来越少,完颜纲就像肉包子打狗,身边的目光亦越来越黯……林陌本就觉得木华黎对自己不诚,再听见凌大杰、仆散安贞、郭仲元、奥屯亮接二连三饥肠辘辘,心念一动:不能等,求人不如求己!再耗下去,这些难得的悍将,也会失去最后的战斗状态……现实早已不允许稳,种种环境因素都指向了要用险!

    打,必须打一场回光返照、绝处逢生!但所谓的破釜沉舟,光靠饿的肚子没用,还得有报仇雪耻的心——

    当务之急,将他的心境濡染开去。兵法云:“上下同欲者胜”。若百将一心、三军同力,则所向无前、攻无不克!

    “诸位,我适才得知,段大人在狼沟山力战而死,与他同去的护国、花帽、乣军亦全部捐躯。”他登台誓师,满腔激愤溢于言表,本已推衍出了前后几个时辰的战况,还适当地添油加醋,正是为促成金军死战,“林匪无道,害他们无一生还、更悉数身首异处。我等与他们一峰之遥,是在关下怯战、饿死冻死,还是冲过防守虚空的宋军,纵使激战到肝脑涂地,也要同战友的尸骨、亡魂会师!?”

    “当然冲!当然战!马革裹尸的上天,苟且偷生的下地狱,再在这里耽搁,就跟那些弟兄们分道扬镳,永远见不到面了!”郭仲元铁骨铮铮,第一个提刀响应。

    “我曹王府,从来没有鼠辈。”仆散安贞话虽不多,但他回归曹王府就是最好的呼应。

    “高手堂与林阡不共戴天!”凌大杰罕见地咬牙切齿。

    “好,那就铆足劲,打空城!”林陌高举永劫斩发号施令。扬言宋军高手都缺席,一是给自己人壮胆,二是凭借己方一往无前的气势对宋兵的舆论反渗透,与此同时加强他们的心理压力“我们的主公不稳”“定西之战的翻版”“眼前正是定西之战的主帅林陌”,阵地战、舆论战、心战三管齐下。

    

    金陵原也和郝定一样,自闻知林阡入魔的那一刻起,就不愿被任何敌人讨到便宜,更不想掉进“遇到林陌就输”的怪圈。

    然而不巧遇到这支把战狼视为曹王分身的曹王府劲旅……他们平素就可以为了和战狼会师杀红眼,今夜听闻战狼血溅沙场,为了给他收尸、报仇而穷凶极恶、悲愤突围,居然在短短半个时辰内就由低到高藐视兵法啸聚北峰!行动过快,以至于灭魂情报都没跟上!战后分析了数十遍,金陵也还是那个结论,这完全就是场金军胜算为零的仗,怎么给他们攀上来的!

    

    因果颠倒:从北峰和狼沟山之间打开缺口后,林陌竟也向金军证明了心中所料和口中所述——放眼望,南面战场血流漂杵,矢尽刀折,暴骨沙砾,凄厉的夜风裹挟着无数碎裂的荒魂……

    仇恨循环放大,金军众志成城。环庆鼓角声悲壮,镇戎星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