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宋风烟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93章 野日分戈影,天星合剑文(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放眼当今天下,独孤清绝显然是与林阡差距最小的那一个,加之修习功法来自独孤残、易迈山、肖逝三大正派名师,故而一出手便有教林阡邪不胜正之势。

    剑神紫气夜冲天,出宇宙之寥廓,登云天之渺茫。“残情”纳四海八荒,万物都为残象、万籁都为颓响,又都在他衣袂边涅槃重生、脱胎换骨。

    林阡本来还毫无章法地摧魂裂命,突然就生出了与人过招的瘾,“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如”“河沙世界尽空空”,强刀连发,霸道嚣张,虽比素日的意境要放浪,好歹也还带了些佛性。

    这些刀法,大概是独孤大侠要引导胜南自己把自己度化吧。吟儿越看越乐观。

    徐辕原还怕独孤旧伤未愈,但反观主公也体无完肤,心道:这两人的实际状态应该半斤八两。

    穆子滕也想:此情此景,独孤只需用“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这一类的带醉之剑,差不多就能牵引主公一段了——“牵引”,他们和战狼、木华黎不同,要调节的是林阡的抗性而非他的状态,所以半招都不能错,务必求稳而不求强。

    “大概”?“应该”?“差不多”?独孤清绝身在局中,可没他们仨这么不确定。如果不是被寒火毒坑害,这些天他夜以继日练出的既强又稳之剑早就已经献世——

    众人定睛一看,竟然不光带醉,而又以醉为基,跃至更新更高一层剑境?粗一远观,如梦似幻;林阡放手一探,亦感游走于一片浩瀚无边、摇摆不定的星辰之间,越碰越觉硬茬,不动则被火炼,最可怕是,长留鸿蒙太空,混沌沆茫之貌……

    徐辕最先看懂:岂止此战所需的“七曜”?人类所知的诸天所有星辰,竟全在独孤清绝剑中集结!天分九野,中央曰钧天,其星角、亢、氐;东方曰:苍天,其星房、心、尾;东北曰变天,其星箕、斗、牵牛;余还有:玄天、幽天、颢天、朱天、炎天、阳天……

    七曜的阵法能量已经不容小觑,更何况这“天星合剑”!

    难怪熬夜练剑,原是为了观星参剑、掌握其运行排列规律、演化成实战中每一击每一掠!吟儿瞬间嫉妒羡慕恨,我怎就没想到这个创意!

    “这算残情剑吗?”穆子滕也随之领悟,却咬重了“残”这个字,问。

    “算。”徐辕顿了顿,说,“宇宙星辰,越探越残。”说话间,独孤的剑中已出现一些人类未知的星宿锋芒。

    不错,越无垠就越残缺!剑气破空,翱翔九霄,盘薄万代,藐然星河。

    “又被这小子出尽风头,要我们何用,他一个就够了嘛。”吟儿笑,放下心。

    “不够。”徐辕摇头,别高兴太早,“车轮阵,即使能制衡主公,也治标不治本。”

    “是了,独孤他,光起到压制作用了,未能如愿让主公自行醒悟。长此以往,耐力不足,随时会被魔态主公反压……”穆子滕点头,可惜这牵引没到位啊,主公饮恨刀的佛性又越来越少了。

    吟儿回忆:“天衍门最正宗的七曜阵,之所以能够降妖除魔,并不完全因为有强或稳压制,而有柔与巧交织其间洗涤,缺一不可。”

    哪怕封寒不正宗的“煞星聚顶”汇集七曜,也有封寒这样一个能“湮灭”林阡魔性的人在。这里倒是有“归空诀”,但吟儿看得出,徐辕和独孤完全不同,他一点都不想站到林阡的对立面。

    “只靠独孤大侠不行,所以,还是不能个人英雄主义……”吟儿一边说着这话,一边准备拔剑冲上去。除徐辕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